梁立新   草根首頁 | 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
樵人直指 - 梁立新首頁
從新視角判斷下半年會降息、降準嗎?
2019-06-21
字號:
    世界經濟持續低迷,各國都會考慮降息促增長。中美貿易摩擦導致雙方經濟失速,于是美聯儲已有降息預期,那么,中國會緊跟著降息嗎?

    中國前幾年注重降杠桿,耐人尋味的是2018年第一季度還在強調要控制金融風險,4月份就開始降準了。媒體上的信息是杠桿結構已做調整,金融風險得以釋放。

    2019年頭1、2月分別降準0.5%。那么,下半年會繼續降息、降準嗎?盡管已有專業人士根據CPI、PPI等參數進行了判斷,本文卻從另一角度來分析,以供參考。最后的結論是通過以下邏輯分析得出的,故請耐心看下去。

    想象一下:一國的經濟可以看作在一年之中只有一家公司運作,只進行了1次交易。這是一個數學歸納問題。在我以前的帖子里已經反復介紹過了。

    這樣的歸納在原理上并不復雜。比如,一個老板,他要花10元錢購買,那么,他本人去買,或是將10元錢交給員工去買,結果都一樣,都是購買10元貨物。因此,盯住10元貨幣,忽略掉持幣者是關鍵。再者,這10元錢的購買行為是一次購買還是分為數次進行,本質也一樣,等同于1次。因此,把貨幣看作老板,持幣者看作員工,則能發現社會只有一個老板“貨幣”。至于多如牛毛的各行各業的老板,他們都是“貨幣”的員工。這樣全社會就可以視為一年之中只有一位老板,只發生了一次購買。對此,如果還有疑惑,則不妨假設有一位老板將社會其他老板都兼并了,于是社會就歸到他一人名下。

    至于《經濟學》所說投資、消費、政府采購,實質上就是發生一筆購買,即老板自己去投資購買,以及老板將一部分錢給政府和員工,由他們代賣,但取名叫納稅和工資,代買行為叫政府采購和消費。

    說到這里,又必須交代一下債務問題。因為,老板可以借貸支出,而政府和員工也可以。但后者通過借貸支出的貨幣不是來自老板。因此對于債務要分清企業借貸和非企業借貸。下面,先分析企業借貸而非企業不借貸的情況,然后再綜合考慮非企業借貸問題。

    開始分析:社會一年只有一家單位,只進行了一次交易。比如中國,2019年經濟要增長6%以上,就以6%為例。這是GDP的增長,但可以近似理解成總商品量增長6%。為此,企業要支出貨幣成本。這些貨幣來自上一年的銷售所得以及在2019年企業的借貸所得。把這些貨幣用100來代替,就是不管它是多少萬億,權且視為100,為方便閱讀,再加一個單位“元”。因此,2019年中國企業支出100元,產出商品106元放上貨架待售。這100元貨幣的支出意味著企業的投資購買+政府采購+居民消費,最大購買力只有100元。相對于106元貨物產出,貨架上肯定會出現6元商品無法銷售。更為有甚,非企業還要發生儲蓄,假設為10元。因此,100元真正用于購買的只有90元。這樣,貨架上肯定會出現16元商品剩余。

    對于這16元剩余,則必須非企業借貸16元,然后貨架可以清空。除此之外,或者16元商品賣到國外了,或者非企業借貸+商品出口的總額達到16元。然后企業才能達到銷售預期,并在2020年實現106元的擴大支出。

    (注:因進口與出口相對,故只有順差才對消除剩余有幫助。這里說的出口特指順差,不贅述)

    可見,一年之中,商品剩余是不可避免的,解決商品剩余需要依賴非企業的債務以及貿易順差。在上例中,若沒有順差,那么只能靠非企業在第一年借貸16元,以確保企業完全獲利,并在第二年順利擴大支出106元。第二年,非企業需要先償還16元貸款,于是購買力先行減少16元。于是到第二年年底,產出商品會是112元,剩余商品將是32元。可見,債務只是商品剩余的轉化形式而不是解決方案。

    當然,如果第一年非企業沒有借貸,那么到第二年,企業就必須自己借16元,然后也可實現擴大支出到106元,于是社會經濟亦可增長。

    但是,到第二年年底,貨架上的商品是112+16為128元,購買力約為96元,剩余是32元。此時,借貸規模就需要擴大到32元。

    也就是說剩余和債務在轉化并累積而不是消除。這種累積不斷進行,最后債務危機或經濟衰退就不可避免了。

    連續兩年的剩余累積,對社會經濟來說,第一年商品產出剩余率是16/106為15%,第二年約為32/112為26%。剩余率在不斷增加,如此反復不已不斷累積將導致經濟無法承受。

    因此,無論企業借貸或是非企業借貸對于消除剩余是無效的,也就是說,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本身都是錯誤的,并不能解決商品剩余問題。至于說商品剩余是需求不足導致,那是對眾多經濟單位看花了眼,歸納到一個單位就能發現它違反數學邏輯。

    對于企業或非企業借貸,還有一種錯誤的認識,就是杠桿結構問題。在本例中,企業或非企業的借貸,實質是一樣的,對剩余的消除是沒有作用的。剩余意味著缺錢,把缺錢的事件記下來就是賬單。賬單如果來自銀行,就是加杠桿,實質還是缺錢。因此調整杠桿結構無異于挑擔子左肩換右肩,總體上負擔是不能減小的。

    造成商品剩余的原因是“幣利”(不是利潤)和“幣存”(在本文里用儲蓄替代)之和。之所以講幣利(就是上面所說的6元)而不是利潤,是因為在此處6元所針對的是企業支出而不是投資。而儲蓄10元在此是非企業的儲蓄,它造成購買力的流失。同于此理,購買股票、債券等也是幣存。此處為簡單化,就用儲蓄代替。

    造成剩余的原因是幣利+幣存,能減少剩余的就是順差。對與中國來說,中國經濟年增長率很高且中國又是儲蓄大國(本文的儲蓄尤重非企業的年儲蓄新增額),也就是幣利+幣存較大。雖然中國的順差也一直較高,不過在數額上對沖不了非企業的年新增儲蓄。綜合起來,每年的商品剩余將不可避免地不斷累積。在此條件下要取得經濟持續高增長,則不可避免地需要杠桿不斷增加,否則,商品剩余無法解決,企業無法獲得擴大支出的貨幣。這一現象這是各國的通病。假設一個國家總是逆差,比如美國,那么它的債務率就會上升更快。統計資料可以佐證。

    小結:經濟可歸納到只有一個單位,一年只進行一次交易,然后再分析。結論是自買自賣必然出現商品剩余,加杠桿是解決問題的無奈的辦法,其仍是錯誤。

    那么,本文題目是下半年是否會降息、降準?

    鑒于2019年情況,GDP增長6%以上,順差可能要減少。因此推斷下半年降息、降準的概率極大。為什么不能肯定呢?因為,前文理論講的是需要加杠桿作為經濟上升的保證,是否降息、降準要看杠桿能否增加到足夠額度。如果杠桿不足,則降息、降準就是必然。當前中美貿易摩擦,如果摩擦加劇,則今年順差減少,那么更加要求降息、降準來支持債務。所以,大家看問題,不應只看降息、降準這個政令,而應看它的目的。這個目的就是有效擴大杠桿。前不久的逆回購以及MLF,皆為實現這個目的手段。

    降息、降準這個政令的出臺,是根據中國的國情,而不是跟隨美聯儲或歐洲央行。

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,與本站立場無關!
評分與評論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錯 太棒了
姓名 
聯系方式
  評論員用戶名 密碼 注冊為評論員
   發貼后,本網站會記錄您的IP地址。請注意,根據我國法律,網站會將有關您的發帖內容、發帖時間以及您發帖時的IP地址的記錄保留至少60天,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請求,即會將這類信息提供給有
關機構。詳細使用條款>>
草根簡介


醫學碩士。曾經從事基礎醫學的研究。相信自然科學,對經濟學和周易術數感興趣。對佛學有一些研究。堅信“大道至簡,約而不繁”,“謊言再美妙也不能成為真理”!強調用實踐來檢驗理論。不妨先懷疑、后檢驗,再做出正確的選擇![email protected]
最新評論 更多>>

最新文章 更多>>
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:QQ513460486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CopyRight © 2006-2013 www.nxcqlt.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11047994號
安徽时时彩开彩结果查询